倾灯

【韩叶】新世界

第三章 习惯

韩文清亲自带队埋伏在非管区东部监狱的一处废弃的厂房里,如果情报不出错,那么X的人马上就要出现了。

已经十点二十了,还是一点消息没有,韩文清知道如果交易双方是相互熟悉的,那么他们应该有一个放空儿的时间,所谓“放空儿”就是指比约定时间或早或晚一些,这个时间一般只有交易的两个直接接头人才知道,时间长短也不固定。这也是为了防着下面有人走漏了有关时间的消息。

韩文清一点也不敢放松,这时远处隐隐约约驶来一辆车,走得很慢,副驾上没有坐人。

“发现目标车辆一号,各小队警惕。”霸图二队队长,这次任务的副指挥人张佳乐对着通讯器低声说着。

驶来的车停了下来,但并没有人下车,废弃的东部监狱静的骇人,也不知是什么地方竟然传来了乌鸦的叫声,在黑暗中竟有点像垂死之人嘶哑的喊声。

“队长,又发现一辆车从东南方向驶来。”

“知道了。”

韩文清准备等双方接头之后在实施抓捕,人赃俱获。

耳道里的通讯仪里传来了三队队长林敬言的声音“发现二号车辆将要进入目标区域,狙击手准备完毕,两辆车均装有防透视设备,一号车里的司机据分析与028号案件里出现过的X的四号领导人乔某有百分之七十的相似度,一号车后座的人在库里没有相关资料。二号车里司机应该是一个长发男子,无相关资料。它后座放的应该是交易的货物。”

韩文清判断先出现的一号车应该是X的,二号车里的是X的交易对象。

“全员准备。”韩文清最终下达命令。

黑暗中韩文清浑身紧绷,他听见身后的张佳乐细微的活动的声音,他手里拿的应该是闪光弹。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所有人都在等待最佳时机。

韩文清用一种特殊的方式让呼吸的声音很低,这也让他突然想起在军校里的一次演习里,叶秋就是用这种呼吸方式藏在一丛灌木里,躲开了自己的追踪。

见鬼了,这种时候竟然想起了那个混蛋。韩文清皱了下眉头,千钧一发的时候竟然走了神。

这种低级错误他从来没犯过。

突然,远处传来了一声枪响。紧接着他就听到了林敬言的声音。

“队长,二号车发现了什么,跑了!”

韩文清还没来得及说一个字,X的车突然也一个甩尾,向外猛冲。

“B计划,尽量抓活的。”韩文清迅速下达命令。说着他带着一队人冲了出去。一时枪声四起。

张佳乐也迅速端起枪瞄准一号车的后胎打去,但那个轮胎显然是特制的,这么大口径的枪射出去的子弹竟然打不爆胎。

他又连放了三枪,终于打爆了右后方的车胎,同时隐蔽的狙击手也打爆了左前的车胎。

车一下子失去了控制,发出刺耳的划地的声音,车上两个人迅速打开车门,翻滚下车,藏到一个石台子后面。

韩文清从两人的动作上立刻判断他们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老手。

这两人火力不是很猛,显然不是要鱼死网破,而是在拖延时间。

对方的后援肯定马上就到,于是韩文清立刻带了人从其侧翼攻了过去。

张佳乐抄起微型炸弹的发射器,向那个石台子射去,这种小炸弹威力小,死不了人,但容易对人造成大面积烧伤。

可对方那个没有身份资料的黑衣人反应之快简直令韩文清都感到不可思议,他迅速拽起了身边的人,顶着枪林弹雨冲出了石台。

两人身上的防弹衣一时竟顶住了所有射向他们的子弹。

韩文清又抽出一把枪,这枪里的是追踪弹,专门打击移动目标。

他瞄准了目标,一枪射出。

但那个黑衣人好像连后脑勺都长了眼睛,他开始以一种怪异的方式移动,显然想躲掉追踪弹。

最终子弹在他的诱导下打在了一堵墙上。

而看到这一切的韩文清没有再端起枪,他愣住了。

这种移动方式……

在韩文清的印象里只有这一个人用过它,也习惯用这种高难度又很有效的方式。

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张嘚瑟而嘲讽的脸。

“老韩,哥有新招对付那种追踪弹了。”

这不可能。

远处传来了车的声音,应该是两辆。

“队长,有X的车来了,不好,竟然是C6型,队长快趴下。”张佳乐大喊。

韩文清立刻趴下,C6是联盟新研发的战车,装备有6挺改装远射程大口径机关枪,和小型火炮。车身以特殊钢材制成,防御系数极高。

怎么会这样,张佳乐伏在地上,感到无比震惊,C6应该还在研发后期,并没有投产,各区的驻军都还没有用上,对它的性能也只有一个大体的认识,X怎么会有这东西!

他握紧了枪,如果对方想赶尽杀绝,只怕会是一场苦战。

但刚赶来的X的人好像只想掩护这里被围困的人离开,黑衣人和乔在超大火力的掩护下,迅速上了后一辆车,撤走了。

韩文清耳道里的通讯器里传来了林敬言的声音,“队长,我们没能拦下二号车,对不起。”

刚才那两辆C6型早跑没影了,韩文清站起来,在黑暗中又仔细看了一眼那辆被一开始被X的人开来又报废两个车胎的车,近旁的张佳乐觉得队长都快把这车给看出一个洞来了。

这时韩文清拿起通讯仪,平静的对全队说:

“任务失败,收队。”

第一章               第二章

【韩叶】新世界

第二章 抓捕

“刚刚接到消息,今晚十点左右,非管制区,X组织在东部监狱附近,有一场走私交易。交易内容不明,交易对象不明,联盟指示您带队执行抓捕计划。”张新杰说完,关闭信息接收终端。

这是韩文清刚刚结束日常训练,他走进资料室,调出了相关资料,他需要再仔细看一遍。

X组织,非管制区一个极大的地下团伙,涉及走私武器、高精尖电子设备,暗杀,勾结联盟官员洗钱等重大案件。但最重要的是,近日,联盟里直属军队的情报部发现X与反联盟的武装分子有金钱往来。

其实这些资料韩文清早已烂熟于心,他与X也算老对头了,因为霸图驻扎的8区与非管制区相距最近。

非管制区,顾名思义这是一个连联盟都无法妥善安排的区域,在人类最初进入U世界时,这里是联盟监狱的所在地,当时也有重兵把守,但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这里变得越来越乱,因为那些出狱的人很多就直接留在了这个区域。直到最后哪里变得无比复杂各种实力派根错节,暴动,毒品,人口贩卖,走私等活动不断泛滥。

后来联盟不得已废弃了那个监狱,调出了部分士兵,从此这个区域越来越不受控制,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但自从韩文清带领霸图驻入八区,这里的情况有所收敛,原因很简单,韩文清素来信奉以暴制暴。

韩文清让张新杰先去拟定作战任务,他需要思考,这个X组织在近一年里异常活跃据内线报告好像出现了新的领导人物,他们霸图安排进去的间谍级别不高,只能得到这种不清不楚的情报。

此外,今天的任务也有蹊跷,联盟的军部是第一次拿出如此精确的情报,这是为什么。难道上面的军部安排进去了更高级别的间谍。

韩文清很想不通,但今天的抓捕计划执行不误。

军人的使命就是服从指挥。

 

 

                                         与U的管理有关之二

                                                    ——联盟政府与联盟军部

联盟政府在每个区下派官员主持一切该区日常行政工作,联盟军部下派军队驻守该区,每个区域的府派最高长官比军派最高长官高半级,也就是从理论上来说由政府管理军部。但实际上自从人类进入U世界,政府和军部的斗争就从未停止。

 

                                                  与各区相关

霸图      八区         军派最高长官:韩文清(真实身份保密,对外身份八区军部下属警察局局长)

嘉世      六区         军派最高长官:叶秋(亡故,对外身份公开)新任长官待定

蓝雨      三区         军派最高长官:喻文州(真实身份保密,对外身份三区直属医院院长,心理医生)

微草      二区         军派最高长官:王杰希(真实身份保密,对外身份三区公立中学及其直属小学校长)

轮回      九区         军派长官两人:周泽楷,江波涛(江波涛身份对外公开,周泽楷真实身份保密,对外身份轮回娱乐公司首席男模) 

各区其他相关信息陆续发布

我好想会用超链接了 第一章

【全员/多CP】退役季

主 韩叶 肖戴 微林方 双花 莫橙 包含雷霆兴欣微草霸图蓝雨(多少不一定啊~)注:随着训练的不断科学化,职业寿命会有一定延长。


十九赛季,注定是一个悲伤的赛季。

荣耀粉们都认为这是联盟有史以来最黑暗的一年。

这一年,在18岁加入联盟的第四赛季选手几乎都是33岁了。所以便自然而然迎来了一个永恒的话题——别离。


————雷霆————


本赛季雷霆夺得他们的第一个总冠军,赛后新闻发布会,雷霆队长肖时钦宣布退役,由戴妍琦接任队长一职。会上肖时钦回忆了他的职业生涯,加入联盟后的激动紧张,被誉为四大战术大师的骄傲,战队无法突破季后赛的尴尬与不甘,和看着队友一点一点成长欣慰,直至今日——夺冠!

他尤其重点回忆了当初为了前途进入嘉世,挑战赛失利后,他因为当初的选择受到了无数荣耀玩家的嘲讽,在他最彷徨痛苦的时候是他的母队接纳了他,他的队友安慰了他。肖时钦说: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有人为我打出了”欢迎回家“的横幅。从那时起就是我真正的家,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当时的我下定决心一定要为雷霆夺得冠军。”

台下的闪光灯不停地闪着,肖时钦觉得眼睛生疼,他摘下眼镜,才发现自己哭了。

“下面有请新队长戴妍琦和大家说几句。”新闻官适时接上了话。

肖时钦一偏头,看着戴妍琦站起来,沉默而坚定。他忽然想起第十赛季小戴斗志昂扬地对他说:

“打破37连胜!”

以后雷霆就要交给这个小魔头了。

戴妍琦面对这一切毫不慌张,她显然不是第一天知道她会被任命为队长,就要离开那个让她依赖又信任的人了,戴妍琦觉得眼眶热乎乎的。

“我会全力以赴!”

新闻发布会后,肖时钦回到了雷霆,明天他就会离开。老板和他说想回来就随时回来,俱乐部永远有他的位置。肖时钦点了点头,但他想先出去散散心。

走之前,再开一眼训练室,这个他奋斗多年的地方。

一进门他发现戴妍琦也在,她就坐在自己平时坐的位置上,也没有开灯,一个人对着亮得晃眼的屏幕发呆。

“一个人想什么呢?”肖时钦走上前去。

“没想什么,队长。”

“还叫队长?”

“永远都是队长,永远是。”

肖时钦笑了,他想了想,对戴妍琦说:”当初我回来的时候,那个欢迎回家的横幅,是你帮粉丝做的吧。“

戴妍琦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队长,这你都知道啊。”

肖时钦笑着拍了拍戴妍琦的肩膀。

“小戴,要加油啊。”

“我会的,队长。”

他们都知道,一句加油承载了多少希望。

两人陷入了沉默。

最终还是肖时钦先开了口。

“小戴,你还记着第十赛季你和我说了什么很重要的是吗?”

戴妍琦想了想,“打破37连胜?”

肖时钦笑着摇了摇头。

“额,不是这句吗?我再想想。”

“你再好好想想,我带咱全队冲进网游里,那时候荣耀刚提升等级,我让你抄右路埋伏兴欣。”

“哦,我想起来了,我说我要和队长在一起。”

“好啊。”

“啊?”戴妍琦没反应过过来。

肖时钦忍不住笑了,他抱住戴妍琦,对她说:

”小戴,我们在一起吧。“

”好!队长。”

戴妍琦觉着变成第十赛季的自己了。


————雷霆完————

以后接着放。

小事情心真脏。



【韩叶】一段老视频

退役同居设定

————————————

最近荣耀联盟论坛上炸锅了。

一个自称W的人发了一段荣耀开服早期的视频,要知道那个时候社会对荣耀的关注度远不及现在,发到论坛共享的视频不多,而且大部分都失传了。所以此视频一出立刻成为全荣耀最早影像资料,堪称荣耀博物馆镇馆之宝。还有就是黑历史,喜闻乐见啊……

这个视频是剪辑过的,跨度挺大,算的上包罗万象,当人们看到一个猥琐的索克萨尔在地上趴着念咒和一个装备有点垃圾的夜雨声烦刷着文字泡抢怪时,整个世界都不好了。

魏琛在网游里一本正经地表示,这段视频让全荣耀大陆了解了老夫当年也是神一样雄姿英发的少年,并希望给它改名为——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黄少天已经在职业选手群里刷屏两天了,表达了他被爆黑历史的激动心情……

还有眼尖的网友发现了从屏中一闪而过的扫地焚香和一身环保绿装的王不留行。战得你死我活的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

微草百花粉表示淡定不能。

这个W荣获本年度爆料之神的称号。

但最重要的是本视频里包含了一段大漠孤烟与一叶之秋的决斗视频,据知情人士透露,这应该是两人的首次对决。

联盟沸腾,世界震惊。

这可是韩文清和叶修这对十年宿敌恩怨的开始,怎能不叫人兴奋。

“哎,我说老韩,快来看看啊。”叶修从口袋里掏出今天第六根棒棒糖,一边吃一边说。

韩文清捡起掉在地上的糖纸,叶修最近抽烟抽的嗓子疼,被医生勒令戒烟。

“哦,这个视频我看过了。”韩文清看了一眼说。

“一开始就是哥的手下败将啊,对了,还记得你那个澄武拳套吗?那东西被沐秋分解了,最后还研究出了点什么东西,挣了一个月的伙食费。”叶修很自觉的洋洋得意了起来。

但韩文清对这种程度的嘲讽早已免疫了。他看了看视频里的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忽然觉得时间过得真快啊,当年还是十八九岁的年纪,现在已经奔三了。

叶修仿佛看出了韩文清在想什么,也安静了下来。

那些任我们在网游里快意恩仇,东征西战;在联赛里冲锋陷阵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啊,老韩。

那真是人生中最好的时光。

叶修觉着自己这种伤春悲秋有点矫情。

但是一晃眼,已经过了十多年。

韩文清默默看了看叶修,坐到了对方身边。叶修觉得身体一轻,竟被老韩抱着坐到了腿上,还倚上了人肉靠背。

谢了,老韩。

叶修突然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有点不太对,有对方在身边,就不能说人生中最好的时光已经过去了,因为……

叶修笑了。

韩文清在看到叶修那种若有所失的表情时也不知道还说什么,毕竟自己和他的想法也是一样的,只是下意识觉得这种时候靠在一起会比较好。

但当把叶修抱住的时候,韩文清也觉得没什么可难过的了。

谢了,叶修。

这时候韩文清觉得有一只手伸进了自己的口袋,然后掏出了手机。

叶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开了自拍功能,把两人窝在一起的样子拍了下来。

“你干什么?”

“没什么,拍张照而已,你别删了。”

等到下一个十年,下下个十年,我们再一起看啊。

————
你们说W是谁?





【韩叶】离家出走(下)

【韩叶】离家出走(下)

有点肉渣吧(应该是)
传送门
——————————
“哎,猥琐方你说,老叶怎么就突然回来了?”魏琛很猥琐的拉着方锐缩在角落里。

“那还总说,肯定是被韩文清扫地出门了。”方锐无比自信地说。

“你们说叶修怎么突然回来了?”另一边唐柔,陈果,苏沐橙也讨论了起来。

“应该是离家出走了吧”苏沐橙说。

陈果看了一眼电脑前那个一脸嘲讽地人,她深刻觉着叶修一定是被韩文清赶出来了。

苏沐橙猜的很对,叶修是离家出走了。

这事的原因也很简单——叶修从网上订了点“小玩具”,决定给老韩点颜色看看。老韩在这方面太强势了,叶修觉着自己不用点手段简直无从反抗。

但其实叶修只是想掌握主动权,上下问题他无所谓。

只可惜在物业收快件的时候,和同住一个小区的张新杰碰上了。张新杰多敏锐啊,他察觉到叶修在遇上他时一瞬间的紧张,和隐藏快递收件单的意图。

本着对内团结的选择,张新杰把这事告诉了韩文清。

结果就是给颜色不成,反被给颜色。

其实叶修坐在电脑边上是很不舒服的,下面好像还是有昨天晚上那种异物感,昨天老韩像磕了药一样,简直是往死里做,叶修敢肯定那天晚上他昏过去两次,又被粗暴地弄起来。

转眼到了周五下午,韩文清早订好了机票,连行李都没带就登机了,很显然打算将叶修直接带回来。

他是在大晚上去买烟的路上碰见韩文清的,叶修很想拔腿就跑,但他知道自己跑是绝对跑不过韩文清的。他默默找了条小巷隐了进去,韩文清也同时追了过去。

黑暗中韩文清一把抱住了叶修,又把他摁在墙上。

“哟,老韩,这么快就来找哥了,不会是憋的难受才来找哥泻火吧。”韩文清在黑暗中看不清叶修的脸,也能想象他一脸嘲讽的表情。

韩文清就知道叶修还在为那晚的事发火,其实他也不想那样可是实在是叶修欠教育了。

“老韩啊,看不出你还喜欢那种游戏啊,哥明天就给你定日本原装进口的能充气的,保质保量,品质如一……呜嗯”

韩文清堵上了叶修放嘲讽的嘴,叶修也没打算服软,一个劲挣扎,逼得韩文清靠体型优势把他狠狠压住。

韩文清把叶修不老实的手摁在墙上,加深了这个好像在互相啃咬的吻。

过了不知多久才结束,两人都气喘吁吁的。叶修心想:TM这吻也太带劲了,叶修能感觉到自己兴奋起来的趋势。韩文清也是一样。

叶修觉着以这架势,这是出巷子右转,找快捷酒店的节奏啊。但这时他感到韩文清又俯身吻了上来,不同于刚才的粗暴,这次好像带着一种珍惜的感觉。叶修也轻轻把手搭在韩文清肩上。

一个绵长的吻。

叶修微微仰着头,承受这这个吻,他觉着自己有点脸红心跳的感觉。要命,都这么多年了,怎么还这样。

这时韩文清结束了这个吻,而叶修懒懒的靠在韩文清身上,毫不客气地把全身重量压上,把头靠在韩文清肩上,感受着吻的余韵。

“还生气吗?”

“嗯?”

“那天晚上弄疼了吧。”

“嗯。”

“下次不会了。”

“切,哥姑且再信你一次。”

幸亏是黑天,韩文清没看见叶修微红的耳朵。

————————

下章我是放肉还是放肉还是放肉呢?

PS.谁能教教我怎么截图 和超链接……

 


【韩叶】 离家出走(上)

主韩叶,微包罗
————————————

“叶修回来了。”陈果一进上林苑的房子就中气十足地叫起来,心情非常好。

“什么?喔,老大回来了,快让我看看,让我看看。”包子第一个飞扑出来,双臂展开,大鹏展翅。

兴欣的各位也都跑出来看,只见叶修背了个小旅行包,叼着烟,跟在陈果后面走了进来,陈果也高兴坏了,都忘了阻止他抽烟。

叶修也像到了家一样,把旅游包一扔,抬头就看见方锐和魏琛一边叼着牙刷刷牙,一边像在看珍稀物种一样看着他。

“同志们的夹道欢迎真让我感动,我知道大家很想我,怎么样,猥琐方,老魏我不在的日子你们是不是晚上都在被窝里哭啊”。

“触死(去死)”,说着两人走回了卫生间继续刷牙。

“快拜见老大,小弟”包子往罗辑身上随便一抓,抓到了罗辑的衣领,就把他往叶修身边扯,叶修看着罗辑微微上翻的眼珠,觉着他快不行了。

“前辈,喝点水吧”,乔一帆默默端着水杯站在一边。

苏沐橙拎着一包瓜子跑了出来,莫凡好像也握着一把瓜子跟了出来,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

“欢迎回来”,苏沐橙笑着站在叶修身边,很幸福。

陈果站在一边看着,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唐柔很理解地拍了拍陈果的后背,真的,她非常理解陈果的心情。

叶修,欢迎回来。

相比起来,韩文清回到他和叶修在Q市的家里时,心情就非常差了,他在家里找了一圈也没找着叶修。笑话,这个懒癌晚期肯在Q市夏天顶着太阳出门就有鬼了。最后他在餐桌上发现了一张纸。

离婚协议书

韩文清只用看一眼就知道这一定不是叶修写的,而是百度的第一个搜索结果。

所以说“房子归女方所有,孩子由女方抚养,男方享有探视权并每月支付2500元人民币抚养费”是怎么回事。韩文清确定叶修下载之后连读都没读,就打印下来扔桌子上了。

叶修,你长本事了,敢离家出走了。韩文清把协议书扔进了垃圾箱。

叶修完全没有感到韩文清那“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心情,他回到兴欣先了解了大家的水平有怎样的提升。

叶修退役时,网上就有一次关于兴欣未来的大讨论,认为兴欣水平会有一个巨大下滑,至少三年无缘季后赛。

但兴欣的未来只掌握在队员的手中,经过不断的历练,兴欣的新人开始不断大放光彩。唐柔的实力不断上升,被认为是联盟最具攻击性选手,很多人说在寒烟柔身上有当年叶修手下一叶之秋的风采,但唐柔又有自己独特的风格。

罗辑的战术素养不断提升,但手的操作依然跟不上脑子的速度。这让他被人戏称为小喻文州。

包子的水平依旧飘忽,无法预料。但罗辑好像在某种程度上能理解包子的想法,而包子对召唤师好像非常了解,而且无比了解罗辑的弱点。

有评论员说:“罗辑是一位非常有逻辑的选手,而包子是一位非常没有逻辑的选手,但他们俩却又能理解对方的逻辑,这是什么逻辑!”

有黄金一代正当打的方锐,苏沐橙带队,新人不断进步。兴欣的目标永远不变——冠军!

韩文清太了解叶修会去哪里了,他很想现在就去买机票,飞H市,把叶修打包带回来。但现在他在霸图担任指导,不方便马上去,最终决定定周五晚上的机票。

叶修回到兴欣的第二件事就是帮兴欣抢boss。

陈果在叶修身边眼睁睁地看着叶修怎么在八家公会的的混战中把仇恨拉到自己身上,然后在兴欣公会的掩护下带boss跑没影了。

这之后叶修登QQ,对各大公会会长进行了亲切慰问,并表示“荣耀,再玩十年也不会腻”。

陈果觉着她听见了倒抽气和吐血的声音。

这时电脑前霸气雄图会长蒋游恨不得把屏幕吃了。

TM有完没完了!韩队怎么把这货放出来了!

剪指甲

剪指甲

最近韩文清有了一个新习惯——给叶修剪指甲。

“我说老韩,你一个大男人成天给哥剪指甲,你很闲啊。”

“闭嘴。”韩文清连头都没抬,又剪好一个。
叶修的手很漂亮,手掌很薄,手指修长,骨节明析却不粗大。

韩文清刚认识叶修的时候就注意到了他的手,但那时叶修的指甲很短,修的整整齐齐。职业选手的指甲必须短,长指甲会让手指在键盘上打滑,失误增多。

但现在两人都退役了,叶修就开始不讲究了,经常不剪指甲,就算剪也剪的不平整。有一次韩文清看见他像个小孩子一样把指甲给撕下来了,韩文清觉得自己的半边脸好像在抽搐。

“老韩你让我自己剪不就行了,哥又不是个小孩”。正说着,韩文清已经剪完了。叶修看了看自己的指甲笑着摇了摇头。

韩文清坐打开了电视看霸图的比赛,却没理叶修,这让他有点奇怪。

“老韩你不会有什么阴谋吧,开始交代,你是不是偷偷把哥的指甲藏起来了,你要干什么?睹物思人,哥不还在这儿吗。不对,我听说王大眼退役之后在研究算命,你不会想用哥的指甲算什么吧?”叶修一边说一边坐到韩文清身边。

韩文清也算忍无可忍了,他一把拉住对方,封住了他哪张不断放嘲讽的嘴。

舌尖相互追逐,舔弄。叶修主动跨坐到韩文清的腿上,韩文清则扣住了对方的头,又加深了这个吻。叶修的手环住韩文清的脖子,一只手慢慢伸进韩文清的后衣领。然后,叶修摸到了两条长长的东西——

两条胶布。

“哈哈哈哈哈,老韩胶布,是不是昨晚被我抓疼了,疼就跟哥说,但你要是轻点,哥也不至于挠得那么狠。所以说你给我剪指甲就是让我没法抓,心脏啊老韩。”叶修一边说,一边想扒下老韩的衣服。

不会真抓狠了吧。

韩文清抓过叶修不老实的手,用一只手就把它们扣在叶修身后,另一只手的两根手指伸进叶修嘴里。

叶修也很配合地吞吐着,与以往不同的事,他好像很顺从的样子。

韩文清好像明白了。

“叶修,你不会是故意使劲抓的吧。”

“怎么,不行啊,就允许你让哥疼,就不允许哥让你疼一疼了,老韩你害怕疼啊。”叶修开挑衅。

“疼倒是不怕,但你这么说,说明你已经做好了疼的准备了吧。”韩文清说着脱下了叶修的上衣。

“老韩咱有事好商量,别……”

“老韩你轻点,轻点……疼……疼,呜嗯……”


中元 02

请接上文一起食用【:-D23333

传送门  01

叶修想起了韩文清。

其实叶修回来也不是没有原因的,他在城里闯荡十年,什么苦都吃过,什么罪都受过,而韩文清正是叶修刚到城里认识的,说实话,两人一开始很不对付,看对方都不顺眼,但那时都是到城里举目无亲讨生活的孩子,又在同一座城市,两人倒是经常见面,也算熟人。

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生存。于是最终两人一起住进了一家宾馆的地下室。最艰苦的日子就这么熬出来了,直到现在叶修回想当年,两人穷到分食一包方便面,老韩泡好面,故意板着一张脸说:“你先来吃。”的时候,叶修自己都想笑。后来两人一起经商赚了钱,又一起搬到海边的别墅里。其实那是两人都有经济实力买自己的房子,可谁都没想到这么干,他们都觉着住在一起理所当然。

可能是叶修先感觉到什么,他想和韩文清说,却又说不出,干脆就拖着,直到后来韩文清和一些人出去登山,遇上山体滑坡,死在了山谷里。知道这一切的叶修非常平静,他找了信得过的人帮他打理公司,带着很少的行李回了家乡。

叶修掐灭了烟,他并不是太饿,自从回来胃口就不好,无所谓。

他看山下的人一上午就已经支好了祭祖的台子,工程之浩大令建筑工人惊叹,而效率之高令高级白领汗颜,觉着自己也应该出门走走了。可太阳晒得真让人难受。

叶修慢悠悠晃荡到了坟岗上,目光先落到了那棵老槐树上。这棵树比整个村子的年岁都大,也没人说得出他是什么年代生长起来的,树枝粗壮弯曲,像一只只手伸向远方。但本地方言念“槐”与“鬼”同音,又因为长在坟地边上,村里人也叫鬼树。

但据说这树还有一个名字——招引。招引远方亡灵,走向最终归宿的方向。

村里有句儿歌:

    中元节,鬼门开,生者牵挂泪沾衣。

    中元节,鬼门开,逝者孤魂独徘徊。

    中元节,鬼门开,鬼树招引人归来。

叶修觉着自己应该是个无神论者,也知道这些传说几乎就是地方怪谈,但他还是风尘仆仆地回来了。

他想再见一面韩文清。


中元 01

第一次写文,韩叶妥妥的,OOC有,错字有,求海涵【翻滚翻滚~

这应该算是中元节贺文吧,不会太长吧,应该吧……如果OK,咱开始?



以下正文



中元节,鬼门开,亡灵归来


叶修回到这个小山村已经很久了,这里是他的老家,祖祖辈辈都在这里生活,只有他和他弟弟叶秋离开这里去了H市闯荡。而现在,叶修回来了。

村里的老人都说:“如果离开了,就别回来了,年轻人应该到外面闯一闯,到城里过好日子。”叶修15岁离家,在外十年,也算事业有成。他朋友多,交际广,在什么圈子里都吃得开。

可他还是回来了,并接下了叶家祖职——守坟。村里人都说他傻了,放着好日子不过,回村里守坟,成天邋遢的抽着烟,也没个正经。甚至有人怀疑,他是不是在城里犯了法,躲回来了。真相只有一个,但谣言可以有各种版本。最喜欢家长里短的村民们最终认定叶家小子一定在城里干坏事了,才回来的。这之后各种风凉话就没断过。村民也不再与叶家往来。但叶家也确实没什么人了,可能是因为世代守坟,煞气太重,人丁也不兴旺,所以叶家只剩叶秋叶修两个没接过祖职的小伙子了。村里人认为这家人都不祥。

但叶修一点不在乎,日子照样过,白天抽烟、守坟、发呆,晚上回他的那间在坟岗后面的小房子里,日子过得很舒服。至于为什么回来,他懒得说。

一个夏天的早上,日上三竿,叶修起床,他翻开日历“哦,已经快七月半了,中元啊。”一边想着一边撕下旧的日历纸。山村里的太阳总好的让人抓狂,叶修果断放弃了去坟岗上走走的决定而待在屋里。叶修从窗里能远远望见村里的正在操办中元庆丰祭祖的礼仪。

“终于快到了啊。”他点燃一支烟自言自语到。山村里的烟卷抽起来很呛人,叶修猛吸一大口差点被抢出眼泪来。白色的烟升起,弥散在阳光里。叶修突然想起一个人。


我知道有点短,吃完饭继续【笑